产品经理培训
美国上市产品经理培训机构

400-111-8989

热门课程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产品经理?价值年薪20万!

  • 时间:2018-07-12 14:17
  • 发布:点点点
  • 来源:网络

大学同学宣晓峰,2001年创办了项目管理者联盟,深耕17年,作为国内最大的项目管理培训机构,推动了项目管理在国内的发展。最近几年,项目管理者联盟也开始进入产品研发管理培训(NPDP)。

昨天(7月7日)下午,在项目管理者联盟的NPDP沙龙上,我受邀给大家讲一下从产品实战看对产品经理的要求。整个沙龙从13:30到18:00,竟然持续了四个半小时,中途没有一个人提前离开,可算是相当成功。

身处在互联网行业,虽然做了十几年产品,但我们其实并不特别关注公司整体的产品体系构建和系统化的产品研发管理,互联网产品经理们总是把目光更加聚焦在产品体验的打磨上。所以,今天下午听宣晓峰讲NPDP,我也受益匪浅。

我分享的题目叫《我们需要怎样的产品经理》,个人公众号的第一篇文章,就把现场分享的内容通过网络再分享一遍吧。

1、属于产品经理的时代

我们当前的时代,是一个属于产品经理的非常好的时代。

一方面,消费升级让许多的产品领域都需要在功能满足之外更多地考虑设计、交互细节、情感关怀等因素,产品经理有很多优化体验和微创新的机会。

另一方面,新技术的成熟,让很多新形态的产品进入了大众的生活,这是体现产品经理创造力的舞台。

这个时代之所以很好,还因为它让很多不擅交流、性格孤僻,甚至是有着明显缺陷的人,找到了依靠自己对产品的天赋和努力获得认可与成功的路径。乔布斯、埃隆·马斯克、张小龙这些产品大神,你很难想象他们如果不做产品,人生会迸发出这样夺目的光辉。

2、产品经理的特质

我的看法是产品经理就是CEO,他需要像CEO那样去思考,像CEO那样去整合团队与资源,像CEO那样去为整个产品负责。但是CEO的E是Executive,所以最关键的还是执行。

但是具体到产品经理的能力、特质,还是会有一些评估维度。我按照自己的经验,拎出了10个维度,并且给乔布斯、马斯克、张小龙打了个分,如下图,应该能收获不少口水。

我们需要怎样的产品经理

大神之所以是大神,就因为他们在每个维度上都足够强大,普通的产品经理可能做不到面面俱到,那么在创业公司的实践中,哪些是最关键的特质呢?

3、从70迈实践看产品经理特质

从结果来看,70迈智能后视镜算是一款阶段性取得了一些成绩的产品。不了解70迈的同学可以自己百度。

我们需要怎样的产品经理

在70迈的产品开发过程中,我们遭遇了很多挫折,从这些挫折中,正好可以窥见产品经理的关键特质。

创新的困惑

智能后视镜产品已经存在了好几年,作为新进入者,70迈自然面临创新和差异化的压力。在产品开发的早期,大家开了很多脑洞,来自用户的调研也思路各异,这一阶段内部进行了很多争论。甚至像卡拉OK、车内视频直播这样的想法也不乏支持。

我们需要怎样的产品经理

如何取舍,对产品经理是个巨大的挑战。如果只是针对每一个想法进行评估、讨论,不但耗时费力,也很可能没有结果。

我很喜欢的两个政治家,奥巴马和默克尔,他们都说过一句话“信仰,让决策变得简单”。这时候,是求助于信仰(或者说原则)的时候。找到一个产品经理的初心,究竟是为什么做一个产品,是为了彰显个性,还是为了吸引目光,还是为了解决用户的问题?

当我们从这个角度思考时,很容易就能够达成共识,找到车载产品的关键词:安全、简单、稳定。后面拆解出来应该重点关注哪些地方,就水到渠成。

我们需要怎样的产品经理

产品经理的勇气

对于并非完全新鲜的市场,发现用户需求以及由此完成产品定义并不太困难,难的是很多决定背后,可能隐藏着风险,这时候就需要产品经理,乃至公司决策层的勇气。

举两个例子,一个是关于智能后视镜的UI问题。

作为一个驾驶辅助产品,智能后视镜的屏幕距离用户眼睛在40-50厘米,手机屏幕通常的距离是10-20厘米。同时,驾驶过程中,驾驶员目光在后视镜界面停留的时间通常只有几百毫秒,也就是匆匆一瞥。

40-50厘米距离下的匆匆一瞥,如果还需要大致看清界面文字,文字的字号、行间距,一个界面内的内容数量,都会有严格的要求。比如下图,竞品的界面文字太小、内容太多,基本无法满足行驶状态下的使用需求。

我们需要怎样的产品经理

在开发中我们发现,自己开发的模块都能完全遵循文字格式的定义,像音乐这样的三方应用就无法遵循。而且因为版权问题,音乐合作伙伴也无法开放API。最终的结论,就落到是否要付费让合作伙伴开发定制版本,代价是150万元。要不要为了这个单点的用户体验,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考验的是产品经理的勇气和公司的决心。

另一个例子是电话模块。

这是智能后视镜中非常重要的一个模块,在车上解放双手更安全地拨打和接听电话,是这个产品的基本使命之一。手机中的电话界面大家非常熟悉,最近通话记录、联系人列表、拨号盘是常备三件套。

但是在车载环境下,这样的逻辑仍然成立吗?显然不成立,因为驾驶过程中,驾驶员不可能完成翻找列表、手指在屏幕上拨号这么复杂的操作。停车的时候,用户会很自然拿起手机拨打和接听电话,我们对手机的使用,已经熟练和习惯到形成肌肉记忆。

既然车上根本就没有传统三件套的使用场景,为什么电话的界面,还要照搬手机,甚至放上联系人的字母检索条呢?我们的产品经理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把这些全部干掉,点击电话应用时,直接让用户通过语音回答联系人名字或号码。

我们需要怎样的产品经理

这是个很赞的想法,但是它与我们习以为常的电话界面如此不同,同时也把所有的可能性押宝在语音识别的准确性上,如果语音效果不好,电话功能对用户就几近瘫痪。

所以,关于这个设计的争议特别大,反对的声音不绝于耳。这对产品经理的勇气,也是一个巨大的考验,如果错了,就要承担一切的后果。

对细节体验的敏感

这是对产品经理基本的要求,不必多说,70迈产品开发的过程中,产品经理很大一部分精力倾注在对细节的打磨上。

语音交互是细节打磨最好的例子。语音我们用的是第三方伙伴的技术,但是我们并没有沿用合作伙伴的交互设计,对几乎每一个交互场景都进行了重新定义,产品经理用纯文字撰写的场景逻辑分支文档,就达到1.5MB。

我们需要怎样的产品经理

同样举两个小例子说明细节体验意味着什么。

第一个例子是语音界面的自动销毁。

用户在查询信息的时候,除了语音播报,还会有界面的反馈,比如查询天气,会把天气信息展示出来。但是反馈界面不应该一直停留,这会让用户感觉交互没有结束,会不自觉地关注反馈界面,进而产生紧张感,这种紧张感对用户很不友好,尤其是在驾车过程中。

但语音界面也不应该不分场合地立即销毁,因为有一些反馈,用户可能会需要进一步查看更多的细节。因此,我们建立了一种语音界面销毁的范式,在不同的场景可以定义不同的销毁时间。主要分为三种情况:

立即销毁。例如35×78的结果,在TTS播报结束后,语音界面同步销毁。

延迟3秒钟销毁。例如查询天气,用户在TTS播报结束后,可能还会瞄一眼具体的信息,因此停留3秒钟让用户有机会查看。

延迟10秒钟销毁。例如打开后视镜Wi-Fi热点,在结果界面上会展示热点名称和密码,用户需要查看和记忆,界面就需要停留更久。

有一些车载产品,为了秀多轮会话的技术肌肉,将交互模式设计为全局多轮会话,用户的请求已经得到满足,但是语音交互仍然持续,并持续监听用户的语音输入,这会给用户造成极大的心理压力,也可能大概率误触发交互造成困扰。

第二个例子是列表界面的选择机制。

导航目的地、拨打电话这些场景,都避免不了会让用户从查询到的多个结果中做二次选择。要识别用户的选择,在语音实现上,有两种可选机制。

ASR模式,即识别用户的命令在字面上是什么意思,整个过程是将声音转化成文字,再比对文字内容是否击中明确的选择项,进而触发选择。

Voice trigger模式,即把列表选择的标准说法“第一个、第二个”作为唤醒词,只需要在声音模型上满足触发的条件,就触发相应的选择。

ASR模式的好处是对用户的说法限制少,用户自由度高,同时当用户给出了错误指令时,能够针对指令的内容进行更加细致的错误引导或转到别的场景处理用户的请求。但是ASR模式的响应时间较长,尤其是在车载环境下,基于移动网络采用在线ASR,整个处理过程至少要1.5秒以上。

Voice trigger模式的优点是离线处理,速度可以缩短到500毫秒内,不足之处是需要用户使用标准的说法,如果用户说错了,就只能给出一个标准的错误提示。

看起来支持更加自由的说法是更友好的做法,但是在车载场景,500毫秒和1.5秒,在用户体验上,存在巨大的差别,因为车辆在快速移动。按照80公里时速,1.5秒的时间车已经开出33米。如果一个请求,需要在跑出三四十米之后才能得到反馈,用户肯定会觉得系统响应很缓慢。因此,在这种用户记忆标准说法的困难度并不高的特定场景,选择处理速度有明显优势的Voice trigger模式,更有助于提升用户体验。

上面的两个例子,都是从非常细微的地方,考验产品经理对用户体验的把握。

用逻辑能力避免埋坑

逻辑能力也是重要的产品经理素质,事实上在踩过几次坑后,招聘时我已经把逻辑能力作为考量产品经理的首要因素,逻辑差的同学直接淘汰掉。因为逻辑能力不足的产品经理可能给产品埋下难以弥补的巨坑,导致产品甚至公司的败亡。

在车载产品中,因为声音、温度、供电、网络等外部环境都多变且不稳定,产品需要考虑的异常逻辑也特别多,这时就需要依靠产品经理的逻辑在产品设计阶段考虑到各种可能的路径,以及在出现错误的时候定位和诊断问题。

例如行车记录功能,在产品逻辑中就需要充分考虑用户可能使用的各种TF卡可能导致的问题,以及设计合理的方法进行规避。如何判断TF卡的老化、如果检测容量虚标的TF卡、如何判断TF卡内有异常文件且不影响初始化的速度、如何避免供电抖动导致TF卡mount失败...

在解决这些问题的过程中,产品经理面对了很多挑战,因为所有问题都不像表面那么简单,在解决表面问题时可能牵出更多问题或埋下新的坑。例如用遍历比对的方式检查TF卡内的异常文件,就可能导致mount TF卡的时间增加数倍,并且在车辆启动供电抖动的情况下增大mount失败的概率。

360°无死角死磕

在我看来,经历了前面那些阶段,也就意味着产品经理在一个产品开发过程中最享受的阶段过去了。有人做产品经理时很享受产品经理的控制感,产品定义出来后,设计、结构、堆叠、生产、UI、开发、测试所有人都在按照自己的想法行动,感觉自己就是宇宙中心。

但是,产品进入开发实现那一刻,也是优秀产品经理与平庸产品经理的分水岭。因为产生好的想法、创意、思路,并不是最困难的,最困难的是不打折扣地将之实现。回头想想最经典的两个产品大神,乔布斯和马斯克,我们在谈论他们的时候,最津津乐道的是他们糟糕的性格、不讲道理的严苛、给开发团队施加超越极限的压力。这背后其实就是一次又一次与自己、与别人、与产品的死磕。真正做过产品的人会知道,哪怕最微不足道的改进,也不会是信手拈来,背后可能会有想不到的艰辛。

例如70迈智能后视镜遭遇的导航冻屏事件,整个问题的解决就持续了9个月左右时间,这中间经历了数不清的路测、数据采样、讨论分析和产品优化。在最后一次和地图合作伙伴攻坚的时候,甚至让晚上就要飞泰国三位同学临时取消行程,加入两个星期的workshop。

在解决问题过程中,不仅仅发现了我们自己的硬件、软件、供应链的很多问题,也帮助芯片供应商发现和解决了他们的定位算法问题,也帮助地图合作伙伴发现了他们代码架构的问题。这些努力不仅仅解决了我们自己的问题,也推进了整个行业的进步。芯片和地图合作伙伴的patch将会让更多的智能后视镜产品受益。

我们需要怎样的产品经理

事实上昨天的沙龙上,有一个来自车厂的同学就提到,他们现在还在为中控车机上的导航冻屏问题头疼。

要成就一款出色的产品,要死磕的地方很多,小到重绘一个变形的输入键盘,大到自己设计产线测试设备,优化工厂生产流程。这些事情,在70迈智能后视镜的开发过程中,我们不断在经历,这种死磕,在产品上线销售之后,也在不断延续。

最近几年心流的概念很火热,有个说法是很多中国人在打麻将的时候都处在心流状态。在我看来,产品的死磕,就是一次跨越整个产品生命周期的心流。如果一个人能够从始至终地享受投入在思考产品、定义产品、解决产品问题中的每一分钟,他一定能成为产品大师,世界可能会因他而改变。

我们需要怎样的产品经理

4、总结,产品经理的关键特质

从70迈的产品经历来看,我认为产品经理最关键的特质,包括:

产品的信仰,或者叫初心、原则,做产品不是为了炫耀产品经理自己,而是为了解决真实的用户问题。

勇气,产品经理需要有勇气面对可能发生的一切,为自己的决定负责。

对体验细节的敏感,细节体验往往决定了用户是否能够持续、活跃地使用你的产品。

良好的逻辑能力,让逻辑帮助产品经理犯下不可弥补的错误。

死磕到底的精神,这是收获好的结果的唯一方法。

但是在我看来,上面这些特质,不是同等重要,如果要我来做个分配,我的结论是:

我们需要怎样的产品经理

是的,我认为这就是我们需要的产品经理。

写在最后

此刻我在写这篇文章,女儿正在客厅里练钢琴,8月初她会迎来人生第一次登台表演钢琴独奏。练琴是一件很枯燥的事情,天性爱玩的小朋友肯定不喜欢。但是不管是讲道理还是签对赌,总还是让她能够每天坚持练习两个小时。

如果说我对女儿只有一个期望,那应该就是期望她能够养成死磕到底的精神,有了这一点,人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原文:微信山姆天文台  作者:山姆哥

上一篇:产品经理对需求排序的正确方法
下一篇:刚刚入职产品经理的总结与体会

产品经理如何与领导沟通?

产品经理的核心竞争力指的是什么?

零经验如何做懂技术的产品经理?

一位产品经理成长的自述,看完不要太感动!

选择城市和中心
贵州省

广西省

海南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