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经理培训
美国上市产品经理培训机构

400-111-8989

热门课程

“集五福”做到第三年,谁给支付宝产品经理的勇气?

  • 时间:2018-02-06
  • 发布:席小雨
  • 来源:电商在线(转载)

2月5号,北京,雍和宫附近的小胡同。

第三年,五福的产品经理冠华又一次站上了分享“五福”的演讲台。

“集五福”已经延续了两年,今年是第三年。2016年,大约79万用户集齐了五福,人均中奖金额为271.66元。2017年,最终有大约1.68亿人集齐了五福,平均中奖金额为1.19元。

2016年欠敬业福,2017年还敬业福,2017年冠华只在台上讲了5分钟,这一次,他足足讲了25分钟。

谁给冠华的勇气?不是梁静茹,是用户。

“其实我有点紧张,之前一直在纠结要不要再做‘五福’,用户还爱不爱我们。过了元旦之后,官微小伙伴和我说,用户都来问我们今年还做不做‘五福’,你们这些产品经理还让不让我们过年了,赶紧给个准信儿啊。然后给我们看了很多用户的留言,用户是可爱的,我们还是决定要继续做下去。”

2018年的支付宝五福,又有哪些新玩法?奖金设置又会有哪些不同?

今年五福收集将从2月6日0点一直持续到2月15日晚10点,奖金加码到了5亿,2月15日晚10点18分开奖,奖金随机分配,最高666元。这一次,敬业福仍旧像去年一样容易得到。

今天的五福玩法分成三种

去年受到用户欢迎的“AR扫福字”,今年将继续成为得福卡的主要方式,在此基础上,支付宝升级了AR玩法,不仅是扫福字,“扫手势”也可以获得福卡。用户打开“AR扫一扫”,让自己的亲朋好友在手机镜头前比出“五福到”的手势,则有机会获得一张福卡。

除了AR玩法,用户还有两种获得福卡的方式,分别是“蚂蚁森林浇水”和“蚂蚁庄园捐金蛋”。冠华说,这也是希望鼓励用户在集齐五福、增添福气的同时,也能过一个绿色、环保、有爱的春节。

为了让更多年轻人感受中华汉字之美和文化传承,今年,支付宝还在主打“福”文化之外,新增了“一字千金”的红包功能,用户可以从祝福字库中任选一个字,例如“欢”、“美”、“爱”等具有美好寓意的汉字,并根据系统随机生成的金额,包上一个专属汉字的红包送给好友。

如履薄冰的这三年

2014年的春节,微信红包一战成名。除夕夜里,参与红包活动的人数达到482万人次,目睹微信红包活动的火爆场景,马云称这是“偷袭珍珠港”的行为。

2015年春节,支付宝推出了属于支付宝的红包活动。2016支付宝斥资2.688亿拿下央视猴年春晚的独家合作权,推出了“咻一咻”和“集五福”的活动,除夕夜互动次数达到3245亿次,是2015年春晚红包活动的29.5倍,参与的人数达到了历史之最,但也欠下了许多人一张敬业福。

与此相对的是,微信宣布退出了红包大战,至于原因,张小龙给了一个很官方的回答——让大家好好过年。2017年,支付宝把去年欠下的敬业福还给了用户,而在除夕当天,微信一共收发红包142亿,比去年增加75.7%。手机QQ也不差,除夕当天参与“刷一刷红包”的用户数达到2.72亿,刷出现金红包和卡券礼包17.27亿个。

在这场“战斗”里,支付宝有点被动。

更多的压力还是来自于用户的满意度。2017年,冠华跪着还完了敬业福,这一次,他仍旧用小心翼翼、如履薄冰来形容自己的心情。第一年敬业福营造的稀缺感,第二年玩法上的复杂感,似乎都不能让用户完全满意。第三年,新的五福有点佛系。

“其实,在我们心里,并没有红包大战的说法。无论是哪一家的红包,想给用户的都是一个年味,我们想让‘五福’成为一个传递福气、增加年味的产品。”冠华这样解释今年‘五福’产品设计的初衷。

业内人士分析称,今年用户对集五福的呼声较高,很大程度上表明五福的“金钱”属性已逐渐被淡化。因为2017年五福活动有1.68亿人集齐,相比于最后年三十人均1.2元的奖励,用户更在意的是集福卡过程中的那份热闹和集齐福气后对下一年美好兆头的象征。

不少用户也用各种风格的福字表达了自己对于集福的态度。为了扫福集福,老年人贴起传统福字;年轻人则大开脑洞,用牙签、口红、饺子甚至鸡骨头摆出福字,有的甚至还去扫了“福”尔康的脸。

更有意思的是,今年在泰国、日本、新西兰、芬兰等热门境外游国家中,不少外国商家早早在自己的店里贴出福字,也筹备起了中国年。有海外商家笑称,“虽然不知道福的意思,但觉得和圣诞树一样,是节日必备,去年中国游客看到福就会高兴地拿出手机来拍照。”

改变是为了不变的年味

改变是为了不变的年味,创新的为了更好的传承。年味越来越淡的当下,怎样让用户开心,成了“五福”最想做的事。

冠华坦承,第一年口碑不好,他们始终在反思调整。今年的“五福”会像去年一样,只要用户来玩就有。“从产品设计的角度来说,玩法是复杂还是简单给用户带来的体验是相对的。在这个设计中,奖金有限的,但是用户的参与是无限的。用户的满足感,第一来源于结果,第二来源于过程,这是两种不同的体验。其实坦诚点说就是,最后的分奖,就分这么点钱,肯定也不会多,就是希望大家能图个乐呵。”

这样的说法,够直接,够真诚。

“其实,‘五福’是一个完全虚拟的产品,它和支付宝的任何业务都没有关系,就是单纯打认知的一个产品。对于‘五福’这个产品,我们是没有考核标准的,没有标准,反而是更高的标准。”说到这里,冠华紧张的表情稍微放松了些,“以前,大家过年都是包饺子、看春晚、放鞭炮。我们希望今年过年回家,如果你遇到了好久不见的亲友,交换福卡可以成为一个拉近距离的话题。这才是支撑我们一年一年做下去的理由,我们希望集五福能成为一个互联网时代过年的年俗。”

“当然,还有一点非常重要,如果今年大家能越来越满意,我今年就能早点收拾收拾回村儿里过年了。今年,我希望大年初一那天自己可以站起来给大家拜年。” 冠华半开玩笑地说。

上一篇:顶尖互联网产品经理必须具备的6大能力
下一篇:面试前,产品经理应该如何准备作品集

搭建属于自己的成长模型

详析产品经理4段位级别

2018年产品经理应做好的5件事

产品经理如何写年度总结

选择城市和中心
贵州省

广西省

海南省